当前位置:西域小说>书库>历史军事>侯府表妹自救手册> 第418章 从他开始将她放在心上,就变得不一样了

第418章 从他开始将她放在心上,就变得不一样了

    谢宜笑和容辞等人没有在院中留多久,收拾了一下东西,便出发去往后山看桃花去了。

    路上的时候二人走在前面,余下的人缀在后面有十步远。

    容辞见谢宜笑脸色与往常没什么两样,稍稍放心了一些,上一回从长宁侯府出来的时候,都要哭了,他有些担心她对上陆老夫人受了委屈。

    “事情可是顺利?”

    “顺利。”此时路过一处竹丛,谢宜笑伸手摘了两片竹叶,捻在手指上转了转,“那陆老夫人有软肋,捏得住,她便不敢强抢,现在连见明镜都不敢来了。”

    说起来,活到陆老夫人这一把年纪了,又不是个没脑子的,若非她心里有鬼,又觉得实在是对不住明镜,又被拿捏住了把柄,真的也是不好对付。

    容辞点了点头:“能拿捏得住就好。”

    明镜到底是不适合再回陆国公府了,虽然说做陆国公府的贵女,确实是身份高,但她摊上了那样的父亲和继母,回去了定然没有什么好下场。

    再好的富贵荣华,也需得是有命享才是。

    谢宜笑叹了口气,而后摇了摇头,决定不再去想这些事情了,她扯了扯身边人的袖子,督促他走快些,“咱们快点去吧,也不知道那桃林那里还有没有人。”

    “好。”

    一行人在小道上穿行,最后走过一处月亮门的时候,眼前的视线便豁然开朗,抬眼看去便是树树桃花。

    这会儿正是桃花开得正好的时节,最早盛开的那一批已经要落花了,风吹来的时候,有花瓣纷纷扬扬而落,在地面上仿佛是铺了一层锦缎。

    而且这些日子开的花最多,朵朵桃花绽放,缀满枝头,还未开的则是在枝头含苞待放,仿佛羞怯腼腆的小姑娘。

    抬眼看去,近处是桃林,远处便是青山,近处的山林有树木花草生长了出来,山花灿漫,远处的山还有不少掩盖在云烟之中,飘飘渺渺,仿若仙山连绵。

    谢宜笑很喜欢这里,觉得是山青了水绿了,天空明了,呼吸一口气,觉得这体内的浊气都呼出来了。

    一行人爬上了小山坡,谢宜笑来的时候还让陆追拿了一个小竹席,这会儿将竹席在亭子外面的平台上一铺,就可以席地而坐。

    谢宜笑接过明心手中的提盒,挥手让他们下去:“你们自己去玩吧,不用管我们。”

    将人赶走了,他们二人便坐在竹席上。

    容辞抬眼看着远处的青山和近处的桃林,闭了闭眼,去岁在此处的场景仿佛都在眼前。

    当初他只希望她能过得好一些,希望平平安安无病无灾的,可不过短短一年的时间,他们已经定下了亲事,或许过不了多久,他们便要成亲了。

    看来命运一事,真的是变化无常,或许从他开始将她放在心上,有了期盼,就变得不一样了。

    他最初的时候,只希望她平安健康,后来又希望她能得一世良缘,嫁得好郎君,一辈子无愁无虑,最后又觉得是将她嫁给谁都不放心,想要将她留在身边,与她成亲,相守一世。

    不过他心中不后悔,也没什么不情愿就是了。

    他转过头来,见她将提盒打开。

    那提盒分了上下两层,上面一层放着一个分格木盒子,上面放着一些吃食,有瓜子、果脯、干果、糕点、饼,下面一层放着一个茶壶和几个茶杯,另外还放了几个果子进来。

    甚至还有山里新摘的野果。

    谢宜笑将东西摆了出来,而后取出两个杯子倒茶,分了他一杯,他伸手接过,却听她道:“你以前在寺里的时候,可曾来过这里喝茶?”

    容辞摇头:“不曾。”

    这地方他是来过,也在这里坐过看过风景,但却没有带着茶水吃食过来赏花观景的雅兴,或许于他而言,以前在家中喝茶和在这里喝茶,也没有什么两样。

    谢宜笑与他并肩坐在一起,中间隔着一地的茶水吃食,与他一同看着远处的青山和近处的桃花,而后她慢慢地呷了一口茶。

    这茶是出门的时候刚刚泡的,眼下还热着,喝起来有点烫,需得慢慢品才好。

    谢宜笑道:“那可真是可惜了,我上回第一次来,觉得是这里真好,若非是身体不好,需得是舞上一曲,再饮几杯桃花酒,这才趁景。”

    “可惜到底是佛门清静之地,咱们来这里赏景已经算是不错了,喝酒自然是不能的。”

    容辞转头看她:“谢姑娘会跳舞?”

    “不会。”谢宜笑摇头,“趁景胡乱动一下可能是会,就是不成样子。”

    帝城里的姑娘,甚少是学了舞的,就算是平日里姑娘们比试,都是比一比什么琴棋书画插花投壶蹴鞠捶丸,不会比什么舞。

    时下女儿都往雅致了养,养得知书达礼、温雅贤惠、仪态大方,觉得姑娘在台上扭来扭去的给人看,实在是不雅,还不成体统,故而姑娘们都不学舞。

    谢宜笑倒是学过一些,还是古典舞,但也不怎么上得了台面,干脆就说不会了。

    说着,她伸手拿了一块桃花糕掰开,一半递给了他:“吃不吃?”

    这桃花糕还是今天早上明镜起来做的,天色刚亮,她便去采了一些桃花回来,做了桃花糕和桃花饼。

    桃花糕是米糕,用桃花捣碎拧出桃花汁,与米粉混合染色,再放上一些糖,蒸炊而成。

    这桃花糕两面不同,一面是染了桃花汁的粉色米糕,另一面是雪白的米糕,如同皑皑白雪一般,再将其切成菱形,明镜装盒子的时候还放了两朵桃花和几片花瓣下去,看起来十分的好看。

    桃花饼则是有点像玫瑰鲜花饼的作法,用糖腌制花瓣,捣碎成馅,最后烤制,外表酥黄,捏开的时候里面的花瓣和糖水香气铺面而来,又香又甜。

    谢宜笑早上的时候便吃了两个桃花糕和两个桃花饼,觉得是很好吃,于是便忍不住想要分享给他。

    “吃。”容辞伸手接过,而后吃了一口,他早已习惯了她的投喂,给什么都吃。

    不过日子久了,她大概也看出他不大喜欢吃太甜的,这糕点做得微甜不腻,配上茶水也刚刚好。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