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暗度陈仓
作者:映丽桃花      更新:2020-06-29 08:45      字数:2174
  天空之子游天翁,天生可御风,可撕裂虚空穿梭,振翅便跨千里,而随着第一次翱翔于天穹的游天涯,尽情释放着自身天赋,东胜郡的月下,出现了一道一闪而逝的黑色弧光。

  弧光向北,直接引起了青枝国内一道又一道古老无比意志的关注,随后这些意志沸腾几息之后,好似受到了某种指令,缓缓继续陷入了沉寂。

  “国君大人,大小姐就这样肚独自一人北上,是否还是草率了一些?”

  当青恬和游天涯二人离去之后,银夜之森外围那一株缓缓合拢的古树周围,出现了一道苍老的女声,而伴随着这道声音响起,游天涯曾居住的古树枝干之上,纵横交错的银色纹路闪耀,两道光影随后浮现。

  这两道光影极为模糊,甚至令人看不清真切模样,但是二人看向北方的目光却古老无比,随后那道更为高挑的光影之内,传出一道清冷的回应声:

  “长大的树木迟早要独立去经历风雨,我青枝国国度的接班人也不允许是温室里的花朵,而另一方面,破境之后的恬儿,已经能够拔出丛林审判,一般人伤不了她!”

  青枝国国君的话音落下之后,其身旁另一道光影点点头,随后喟然一叹道:

  “这天下要乱了,这一次的我们,能否像数万年前那般全身而退呢?”

  “怕是没那么容易,本尊明显感觉到这太玄之地的北海之中,好似出现了一个无底黑洞,而这黑洞内则伸出了无数利爪,将太玄之地上的无数势力往里拽,而我们青枝国,却早已深陷其中。”

  青枝国国君开口言语的声音之中,冷厉之色愈来愈浓,随后其将望向北方的视线收回,声音继续响起:

  “既然早已深陷,那便只有搏命,接下来就按照本国君与整个祭祀院所商议的进行行事,兵分二路,为了讨好圣尊,炎绝国已经派了大量人手赶赴北海,再加之有恬儿在前方为引,炎绝国之人定然会觉得我青枝国同样重兵屯于北地。

  “如此一来,那帮地底之人便会对后方腹地放松戒备,这便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时机,这一次我青枝国必定要收回天池火山,否则这一处地方如鲠在喉,青枝国的所有子民皆无法通畅的呼吸。”

  青枝国国君这一道冷厉的声音之中带着浓郁至极的杀气,接着这第二道光影内有苍老的声音便随后传出:

  “国君大人,老朽申请前往北海守护大小姐,虽然青林殿下和青柯尊上在北海布局经营了两年之久,但一旦真正爆发大战,我等兵力分散之下,大小姐还是太危险了。”

  苍老的声音落下之后,那道光影停顿一息之后,继续开口道:

  “大小姐是我看着长大的,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老朽就是她的护道者。”

  这一道请求声落下,一旁的青枝国国君却摇了摇头,缓缓开口道:

  “您不能去北海,至少现在还不能,恬儿的安危暂时不用担心,但是本国君不允许天池火山这一站中有丝毫差池!”

  修长光影之中传出的声音,带着不容拒绝之意,随后老人还想再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抿住嘴唇,低头应诺道:

  “遵命!”

  太玄之地天穹上高挂的明月,大如磨盘,尤其是在地势极高的东胜郡,甚至给人一种触手可及的既视感,但是如果将视线转到神州浩土之上,则会发现这天上的月,变小,变暗了许多。

  虽然如此,但大夏西北神京城上空洒下的月光,依旧皎洁,配合上初冬时期万里无云的天穹夜空,使得下方沐浴其中的整一座浩瀚雄城好似穿上一件银色的薄纱。

  明月当空,喧嚣了一天的神京城逐渐陷入了平静之中,整个雄城内一条条宽阔无比的街道同样变得空空荡荡,只有每隔一段距离点燃的灯火,在凌冽的寒风之下熊熊燃烧,同时向外散发着明亮的橘红色光芒。

  神京城中部,那高耸入云的司天塔内,同样灯火通明,一位位身穿司天监大袍的司吏于山海图之下的一层大殿内来回穿梭,随后忙碌的他们,齐齐停下脚步,向着两侧让开道路,低头以示尊敬。

  下一息,一位坐于轮椅之上的少女身影,出现于所有司吏的视线之中,并且者轮椅在一位女司吏的推动之下,缓缓向着殿外驶去。

  “吾等恭送请司丞。”

  整齐的恭送声自司吏们的口中传出,随后坐于轮椅上的请夏点点头,开口回应道:

  “诸位辛苦,回头会有一些吃食送来,供尔等品尝。”

  请夏年轻平稳的声音落下,其所在的轮椅被推出司天塔大殿,顿时一股寒意直接扑面而来,接着请夏将身上的兽袄裹紧了紧,望着一辆已经停靠在前方的马车,轻轻咳嗽了一声。

  “这段时间神京城气温下降的极快,师姐可要穿暖和了。”

  一道清脆的声音自前方传来,随后马车之内跑下一位娇小玲珑的姑娘,三两步来到请夏的身后,自女司吏手中接过轮椅,小心翼翼地继续推向马车。

  “纸鹃,师尊可是在马车之内?”

  请夏的询问声落下之后,其身后的姑娘纸鹃点点头,开口回应道:

  “回师姐,师尊这会儿正在马车里打瞌睡呢。”

  少女说完之后,又继续开口补充道:

  “近来无论是大夏六部十五司,还是军机处都忙的不可开交,师尊在各部之间连轴转,已经好些天没休息了。”

  “剧变将至,咱们大夏所有人都在拼命。”

  请夏的言语之中带着一丝忧虑,随后其将心中这一丝异样收起,带着一丝笑意开口道:

  “劳烦你了,纸鹃。”

  “不碍事的师姐,我随着修行,现在力气可大了不少呢。”

  纸鹃语毕之后,躬下身子将请夏自轮椅之上一把抱起,接着迈着沉稳的步伐,带着后者钻入马车之内。

  而当二人刚一进入马车之内,车内一位须发雪白,正在假寐的老人缓缓睁开了眼睛,随后李淳风望着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大弟子,缓缓开口道:

  “请夏,山海图复苏,陛下深夜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