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 情人节
作者:朱雀行空      更新:2020-08-08 18:45      字数:4687
  陈川赶忙把他妈拉出来,说:“我那位朋友特别害羞,不习惯在人多场合露面,你别劝她了,一会儿我带她去别的地方吃点。”

  这时于文则和卢熙雅也过来,帮着陈川说话,把张湘云哄走。

  陈川打开车门,让杨嘉祺在车里坐一会儿,他一会儿就回来。

  随后和表哥表嫂两人一起去见姨姥姥家的亲戚。

  路上,卢熙雅笑问:“陈川一会儿带人家去吃啥?”

  陈川道:“她喜欢吃啥就给她吃啥呗。”

  “可以带她去吃点新鲜、天然的。”卢熙雅道。

  “嗯。”

  于文则问:“车里是谁呀?难道表弟你买了车之后,这就撩到妹子啦?”

  陈川笑了笑。

  于文则自言道:“也是,五百多万的阿斯顿马丁跑车,停在街边,下车站旁边抽烟,问路过的妹子借个火,想必是怎么都能借到的。”

  卢熙雅哈哈一笑:“他向妹子借个火,妹子向他借个……”

  那个字她没说出口,只吐字到一半就停住了,但陈川也听出了是个什么字。不得不感叹,这卢熙雅还真是敢开玩笑敢说的。而于文则就傻傻不懂,直问借什么。

  陈川和卢熙雅都笑而不答。

  三人去见了姨姥姥家的亲戚。

  尤其是陈川,被一众远房表妹围住,叽叽喳喳问个不停,好在他早有准备,提前准备了过年红包,从随身的包里拿出来分分,上到姨姥姥,下到小孩子见者都有份。

  红包里,每个都是张红票票。

  卢熙雅见陈川一直在往外拿红包,凑过去看了看,呵,人家的lv包里全是红包,得足有几十个,这就是大几万啊。不过对陈川来说,这大几万肯定是不算什么。

  从他一口气订了15间五星级酒店的高级套房就能看出来,而且一订就订了一个星期的。

  但是姨姥姥家这边也不是缺钱的,也有回礼,一些讲究人家,也给了陈川红包或者新年礼物。

  其中一个远房表妹,名叫杨小玥,是个十八线小演员,这表妹倒是个自来熟,似乎是看出陈川好说话,便纠缠着让表哥哥给找戏拍,还说再找不到戏拍,就要去跑通告,参加选秀节目了。

  陈川看着小表妹纯真自然烂漫活泼,而且五官也精致,身材也高挑,就外部条件来说在影视圈应该是能吃上饭的,被她磨得实在不行了,就只能答应“回头帮你问问,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角色给你。”

  在影视圈,陈川没认识多少人,只认识杨嘉祺这个大明星,再就是海琴市本土导演戴孝煌。

  当然了,因为,他有个巨大的影视城,每年也会接待不少大剧组来拍戏,所以,只要他想,认识几个名导和明星,也是不难。

  对于这远房小表妹的要求,陈川答应后,收到了小表妹热情的拥抱和感谢。

  鉴于杨嘉祺还在外面车里等着,陈川也就没在这里多停留。

  因为确实也是中午,到饭点了,估计杨嘉祺也早饿得不行了,得给她喂点东西吃。实际上刚在车里没人来打扰时,她就饿得不行,就已经开始吃上小零食了。

  陈川给她老妈请假,要带朋友离开。

  张湘云倒也理解,毕竟,她也知道,不能要求一个挣大钱的人和普通人一样,挣大钱的人肯定是很忙的,朋友也多,应酬也多。

  张湘云只嘱咐几句“喝酒别开车,注意安全”之类的,就放行了。

  陈川应了几句,往车那边走,走过去,竟然看到杨嘉祺站在车外。

  “你这么大胆?怎么出来了?”陈川惊讶,先左右看看有没有人注意到。

  杨嘉祺围着围巾,笑起来,虽然看不到微笑的嘴角,但是眉眼弯弯依旧好看,她说:“我决定下车给你家人拜个年,毕竟是正月嘛,而且又是第一次见面,见都见了,不拜年也不好。”

  “我们家亲戚多,被人看到肯定会被说出去的,而且还会有照片和视频流出。为了你的演艺事业,你还是别拜了。”陈川道。

  “可是我想拜啊,毕竟是你家人嘛。”她道。

  “我替他们受着了,咱们找个地方吃饭,然后再找个地方,你好好拜拜我得了。什么三跪九叩大礼这种,我都受得起。”陈川笑道。

  这时,卢熙雅路过,说:“陈川,你溜得这么快?你刚才发出多少红包去?得有五六十个吧?”

  “嗯,没数。”陈川道。

  “你不在这吃饭呀,要和你朋友出去吃?既然都来了,就在这呗。”卢熙雅说着,看了看站在车旁,用围巾蒙着半张脸,只露出翘挺的鼻梁,好看眉眼的杨嘉祺。

  “你好,过年好。”杨嘉祺轻声打招呼。

  “你好,你也过年好。”卢熙雅说着,又“咦”了一声。

  杨嘉祺看向陈川,露出询问的眼神,表达了两个意思,一个意思是“这位是谁呀,该怎么称呼?”

  另一个意思是“我可以露面,光明正大的打招呼吗?”

  卢熙雅走进了,咦道:“这眉眼眼熟,你是……”

  陈川过去打开车门,扶着杨嘉祺上车,随意介绍道:“这是我表嫂卢熙雅。表嫂,我们走了。”

  说完,陈川也上了车,启动车子。

  卢熙雅站在原地,看着车子慢慢开走,心里惊讶又疑惑。

  ……

  开车行驶在蓉城的路上,懒散、颓迷、艳粉、闲情逸致、烟火、市井、风情等调调已经能感受一二,这种很有味道的城市,带着许多无法说清的诱惑逼仄于世人眼前。

  陈川和杨嘉祺商量了一下,一致决定去宽窄巷子吃饭。

  因为,那里无疑是蓉城味道最浓的地方。

  宽巷子不宽,窄巷子也不窄。巷中多是老屋。

  “最早的可追溯至清康熙年间,由四川提督年羹尧按清制于大城西垣内筑城,驻满蒙八旗官兵,名“少城”。”杨嘉祺介绍说。

  车子停在外面的停车区,两人不行下车,在巷子里走着。

  杨嘉祺随口介绍着她知道的,她的见识让陈川惊讶。

  “你还知道这些?”陈川问。

  她一笑:“做综艺啊,拍戏背台本啊,看剧本啊,这些东西肯定都会接触到。”

  巷内建筑黑墙青瓦浮上了岁月的尘烟,雕梁翘檐、粉红金廊,没有了少城时期的金戈铁马,凋零了褪色后的繁华,到如今旧城改造后,却有了别样的风情,别样的繁华。

  在宽巷子25号的一间川西旧四合院落旁,挂着旧时食肆的酒旗,上面写着“子非”。

  由于是新年后,所以人不多,也没需要预订,两人选了这里。

  实际上,在哪吃并不重要,反正杨嘉祺也知道,今天又不是只吃一顿就会完事的。

  两人轻轻的扣响木门上的铁环,“吱呀——”一声推开,时光仿佛被拉长了上千年。

  天井之中,城市的喧嚣与高楼,都渐隐去。安详静谧底徜徉在心里。

  “年羹尧的旧宅第。”杨嘉祺道。

  陈川看看院子里,看到石缸里锦鲤,屋檐下悬挂的鸟笼,青砖上飘落的黄叶,入眼之处,还真有古韵风情。

  不过陈川去过的好地方多了,也没太大感触。

  两人点了3080一位的套餐,中途欣赏了琵琶古筝和变脸表演,加上服务费,花了小一万。

  对于这号称是最贵川菜的一餐,杨演员的点评是“摆盘精致,味道还可以,服务不错,没有太多惊喜。”

  陈川以为然。

  用餐期间,从聊天中得知,杨演员这次来蓉城,是为了接一部穿越题材的古装仙侠剧,而且还是大女主戏。讲的是一个现代的女子击剑冠军,穿越到异界从大家族的丫鬟开始干起,然然步步修仙的故事。

  “这剧要求硬,我得练习击剑,剧组请专门的击剑运动员来教我,每天都教,每天练,然后我还得当丫鬟伺候人,干又脏又累的活。”她道。

  陈川想到自己刚获得是【真·剑术精通·弱点打击】,便说:“我或许可以帮你,实不相瞒,击剑我是内行。”

  “你内行?没听你说过呀,不过看你体能这么好,应该会厉害的吧?”她道。

  “一会儿去我那,教教你。”

  “嗯。酒店还是?你在蓉城有房子吗?我倒是有一套在这里,不过比较小,如果你不嫌弃,可以去我那。”杨嘉祺道。

  “看哪儿近吧,我的在麓湖。”陈川道。

  “那肯定是我那儿近,我的在交子公馆,咱们吃完饭就过去。我吃完了,你呢。”她用湿巾擦了擦嘴巴和手指。

  “那走吧。”

  交子公馆位于高新区交子大道,是两栋超高层高端公寓。

  杨嘉祺买的一套位于3号楼41楼,面积为186平的三居室。

  两人驱车到了这里,进电梯上楼。

  这种使用了高级灰装修的一套三居室,看得出来,平日里是不住人的,但是保持的干净,因为家政公司每两周来打扫一次浮灰。

  置身在这灰色空间里,陈川体会到一丝宁静感。

  灰色的墙面,白色的大理石电视背景墙,浅灰色的窗帘,深灰色的挂墙电视柜,搭配白色的茶几和灰色的沙发,各种深浅不同的灰色,大气却又十分内敛,安静祥和的居家环境充满了高雅格调和品质。

  杨嘉祺端来一杯热饮,让陈川先坐下休息,她要去洗澡。

  这是陈川第一次到女明星的家里,感觉有异样的新奇,再加上自从来蓉城后,日子比较清淡,没接触过妹子。看着她婀娜的走向浴室的背影,想起她拍的一些影视作品,有一种不知道此刻是现实还是剧中的感觉。

  等待的过程中,置身在这超高的公寓里,俯瞰城市风景,嗅着一丝内倒窗户吹进来的风,心旷神怡。

  不知过了多久,听到背后有脚步声,回头看到出浴的杨嘉祺身上披了一层半透明的纱衣亭亭玉立的站在几步外,她虽然三十出头,但是皮肤状态和身材却是极好。

  “这次在蓉城遇到你的时间刚刚好。”她说。

  “怎么刚刚好?”陈川问。

  “明天情人节,而且我正好未来三天很空闲。你有什么要教我的,这三天让你教个够?”

  这一天是2月13日。

  因为杨嘉祺要拍的戏里,女主现代击剑运动员,所以刚掌握剑术精通的陈川正好教了她,令陈川惊讶的是,她能在影视圈里取得成就,果然是聪颖过人,那击剑来说,许多高难度动作,教两遍就会了。而且,从一开始被动被攻击到主动还击,也没用多久。

  对陈川来说,进阶版的剑术精通带有弱点打击的特效,这特效果然很强,把对手打得溃不成军、一败涂地。

  ……

  未来三天里,有情人节。不过这个节日现在也没多少人过。

  而且有【休养生息30天】的buff,也没有节日礼包。但因为【商业计划书·亏损版】够给力,可以提供几十亿的资金返利,所以,同为【开年合辑】里开出来的【休养生息30天】也就可以接受了。

  而且,这buff也能提供每天100万的资金入账。这资金用来吃吃喝喝是够了。

  对于杨嘉祺来说,她这三天的时间被安排的比较满。

  可以说是过的相当充实。用她自己的话说是“好久没这么充实过了”。

  她也是喜欢玩游戏的,而蓉城有一支ll战队的主场,所以,在214日的下午,两人开车去了东郊记忆的战队主场,一起看了比赛。

  门票也不贵,最好的位置也才180元一人。

  场馆不大,能容纳600人,但是现场的氛围却不错。

  杨嘉祺戴了口罩,倒也没有人认出她来。

  每一场比赛完,都会有主持人采访本场表现出色的队员。

  陈川看着走到台上的,穿着银色连身裙的女主持人,竟是觉得眼熟。

  “你认识啊?”杨嘉祺靠过来,轻声问。

  陈川不能确认,直到女主持人开口自我介绍时,说叫“绾绾”,陈川才恍然,果然是她。

  这个女生也是琴大的,是和秦湘一届的一学姐,在校园官网上,曾是学校认证的校花。

  陈川对杨嘉祺道:“这个主持人是我们学校的。”

  “这还蛮巧。你和她关系深还是浅?”杨嘉祺道。

  “完全没关系,不过,倒是也有一点点关系,她和我们班一男同学在一起了,而且要结婚了。”陈川道。

  “那你那同学肯定是优秀的。”她道。

  “这才是疑惑的地方……”

  陈川依然不解。张俊义确实是个普通人,要说优秀吧,要看怎么定义优秀,他倒是个老实本分且有上进心的人。

  但话说回来,感情这种事,就是挺难以常理衡量,有时候看对眼了也没法。

  这时,杨嘉祺接了一个电话,她只是听着,然后轻嗯了几声就挂了。

  她说:“要见一个替身演员,因为一些专业的击剑动作,我肯定做不好,所以需要找个体型相仿的替身。”

  “给你特训几天,你还做不好吗?”陈川道。

  杨嘉祺一笑:“你虽然厉害,教的也好,但是那个对于肌肉力量要求很高,许多动作,我虽然做得出来,但是力道不够,肯定没那个味道的。不过你若愿意受累继续教,一会儿回去继续。”

  见陈川没应声,她又撒娇问:“你愿意受累继续吗?”

  “谁不愿意……”陈川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