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正宗妈妈粉
作者:朱雀行空      更新:2020-07-02 15:00      字数:3755
  这车窗上,贴的是单向透视的威固膜,私密性非常好。

  所以,杨嘉祺也就放心大胆了凑上来送上热吻。

  因为之前总在电视上或电影上看到她的吻戏,所以当主角是自己时,陈川心里总会有点异样的感觉。

  不过看在她吻得很认真,很逼真的份上,陈川也就没有制止她。

  不知过了多久,这个火热的吻仿佛令蓉城的正月都不再阴冷潮湿。

  咔哒。

  副驾的车门被打开。

  还没见到人,就听到有个女声响起:

  “陈川,上次你表哥和他公司的实习生的事,我问清楚了,是个误会,我得谢谢你……”

  车厢内拥吻的两人戛然而止,并骤然分开。

  尤其是杨嘉祺,立刻低下头,双手捂着脸,并用长发遮挡住脸颊。

  陈川看到,看门的是表嫂卢熙雅。

  卢熙雅连忙把门关上,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注意有人在里面。”

  咔哒。

  车门又被关上。

  杨嘉祺抬起头来,手从脸上拿开,侧着头,面带微笑的看着陈川,那眼神仿佛在问,“走了没?”

  陈川点点头,笑说:“怎么样,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是蛮刺激的吧,如果被狗仔拍到你就惨了。”

  “不会的,我走的时候已经看过了,没有车跟着。”她笑道,“刚才那位,没看到我是谁吧?”

  “应该没有吧?你反应够快的,她一开门你就捂着脸了,她若是能看到,那眼神得多好使。而且你脸又是朝着我这。”陈川道。

  说着,陈川锁了车门。

  杨嘉祺又乖巧的靠过来。

  车外。

  于文则走过来问:“熙雅,见到陈川没?”

  卢熙雅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小声说:“我好像看到一个明星跟陈川在车里,但是我不敢确定。”

  “什么明星?”

  “好像是杨嘉祺。”卢熙雅用自己都不敢置信的语气说。

  “怎么可能?”于文则笑笑。

  “我也觉得不可能,他俩在车里kiss呢……早晨我看娱乐新闻,说杨嘉祺飞来蓉城,打算接一步新戏,还配了机场照。我刚才一开车门看到副驾上的女生,感觉模样有些像,而且无论发型,装扮都能对的上。”卢熙雅道。

  于文则看向停在不远处的dbs,喃喃自语道:“不会吧……那可是杨嘉祺啊,怎么可能咧?”

  于文则抱着怀疑的态度,假装路过dbs,往里面瞅了眼,三角窗的地方没有贴膜,他从那看进去,但是看到车里只有陈川自己,副驾驶上没有人?

  他来回走了两圈,确定副驾上没人,回来跟她媳妇说了这个情况。

  她媳妇笑骂:“你笨啊,副驾上没人就是真没人吗?指不定在哪呢?”

  “啥意思啊?”于文则懵懂问。

  “笨,人家若是弯下腰了,你能看到啊?”卢熙雅一笑,“如果那真是杨嘉祺,我就真佩服表弟了。”

  这时,张湘云走过来问:“什么杨嘉祺?那个女明星?”

  于文则和他媳妇对望一眼,两人默契的打个哈哈,没说什么。

  于文则笑道:“小姨,我们聊娱乐八卦呢,关于杨嘉祺的。”

  “什么八卦,告诉告诉我?我自从前一阵看了她演的一部古装仙侠片,就粉上她了,后来连续找了两部她的戏看,有时候在火锅店,我还看呢。”张湘云道。

  于文则嘴角抽搐,瞅了一眼dbs,心里不免唏嘘,如果熙雅说的是真的,那陈川这是啥境界啊?自己老妈的偶像在车里跟他打kiss?

  张湘云追问:“快告诉我,啥八卦?是不是有新戏?”

  “啊?可能有,就是早晨看到一新闻,说杨嘉祺来蓉城了。”卢熙雅道。

  “就在蓉城?住哪呀?录节目吗,咱们能不能去见见?”张湘云兴奋问。

  “小姨,你这算啥呀,也是追星吗?”卢熙雅弱弱道。

  “是啊,正宗妈妈粉啊。”张湘云道,“不过,别看她长得年轻,但估计也得30岁了,那我只能算姐姐粉。”

  于文则和卢熙雅陪笑着,都没再吭声。

  “多了,陈川呢?”张湘云问。

  于文则摇摇头:“母鸡。”

  “是不是还在那辆绿车里坐着?我得叫他下来,他姨姥姥家的几个表妹非要见见他。”张湘云说着,走向dbs。

  于文则和卢熙雅面面相觑,看着张湘云走过去,开车门,但是没开开,又敲了车窗。

  “真是杨嘉祺在里面吗?”于文则问。

  “我不确定啊,但是我看像。”卢熙雅道。

  二表姐路过道:“杨嘉祺在里面?在哪里面?”

  车内。

  听到敲车窗声音的陈川和杨嘉祺骤然分开。

  陈川看了看车外,道:“没事,是我妈,你在这等着,我出去看看。”

  “嗯。”杨嘉祺低着头,轻轻点头。

  陈川整了整衣服打开车门下了车,杨嘉祺从扶手箱里拿出小瓶矿泉水拧开喝了口。

  “还有人在车里?”张湘云问。

  “嗯,一个朋友。”陈川道。

  “我认识不?”

  “你指定不认识,是这边的人。”陈川道。

  张湘云道:“你姨姥姥家的几个表妹要认识你,叫你过去呢,那几个表妹可都有出息,还有一个是演员呢。听说你路子广,看看能不能给帮帮忙,给接个戏拍。这种忙,反正你量力而行,若是好帮,就顺手帮帮,若是不好帮,也不硬帮。”

  “那我一会儿去,我这还有朋友,我给她再说几句。”陈川道。

  “哎呀你快去吧,都在那等你呢。你这朋友到了咱这,还客气啥,下来吃饭呗。”

  “她……应该不会在这吃饭。”陈川道。

  “在不在这吃,得看主人是不是诚心留,眼看都到中午了,还能让人走咋地?你放心去吧,我给你留下她。”张湘云推了陈川一把,顺便拉开车门,坐进去就说,“姑娘,快下来吃饭吧,进院里洗洗手,中午你可别走了,到这就跟自己家一样。”

  陈川想阻止也晚了,眼看老妈已经坐进了车里。

  好在杨嘉祺手更快,已经围上了围巾,遮挡住鼻子以下,她闷声说:“谢谢阿姨的好意,我不在这,我得走了。”

  “哎你别走啊,啥事再着急,也得等吃完饭再说。”张湘云一把薅住杨嘉祺的手腕。

  拉扯之间,杨嘉祺向陈川投去求助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