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3章 喜当爹摄政王vs多灾多难千金10
作者:落叶成孤      更新:2020-07-02 19:57      字数:2201
  慕容炫一开始还在艰难的保持镇定。

  可最后,凉风飕飕的感觉让他忍不住一个激灵。

  心态再也无法淡定……

  因为中毒的关系,他如同一个废物一般,全身并不能动弹。

  此时此刻,只能用那如刀一般的眼神死死地盯着余笙,像是要将她杀死一般。

  “啧啧啧,看来这毒还不够严重,要不然怎么有力气发火?”余笙翻了个白眼,淡淡的道。

  “……”慕容炫一噎。

  他就知道,凡是不能看表面。

  越是美好的事物,越是满腹剧毒。

  直到现在,他终于相信,眼前的这个女人,果然已经不是曾经的余笙。

  虽然相貌相同,但是气质却天差地别。

  比如记忆中余笙那大家规范的气质,眼前这个女人空若幽兰,气质冰清玉洁,如同九天仙女下凡。

  只是,若她不说话就好了。

  一开口,就是毒舌满满。

  轻而易举就能让他气急败坏。

  慕容炫眯了眯眼,很快就收拾好自己的情绪。

  意味深长的看着余笙,幽幽道,“你如此迫不及待的扒了本王的衣裳,是在觊觎本王的美貌吗?”

  “是。”余笙想也不想的回答。

  “……”慕容炫又是一噎。

  说好的女人矜持、娇羞、可人呢?

  假的!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不要范怒。

  要不然就中了这个女人的奸计。

  他邪魅一笑,苍白的脸上如同冰雪融化,“余大小姐这是……要做什么?”

  “做你。”余笙微微抬眸看了慕容炫一眼,淡淡的回答。

  “!!!”慕容炫目瞪口呆。

  随即一抹红晕悄悄爬上耳根。

  正在心中不断腹诽余笙不是女人时,突然腿部一阵剧痛。

  这突如其来的痛感,让他一时猝不及防。

  忍不住脱口而出的尖叫出声,“嘶,啊!”

  随着他的痛呼声,空气产生细微的波动。

  “出去!本小姐是在为你们王爷解毒!”余笙的声音异常冰冷,带着强大的威压。

  暗中保护慕容炫的人齐齐一顿,随即很快反应过来。

  他们居然被一个女人给唬住了?

  简直其岂有此理。

  想到这里,众人立刻现身,拔出自己的武器。

  整个卧房顿时变得拥挤了起来。

  “喂,慕容炫,你还想不想站起来了?”余笙停住下针的动作,一脸戏谑道。

  “……”慕容炫脸一黑,狠狠的瞪了余笙一眼。

  “都下去吧!本王无碍。”

  “是。”

  数十名黑衣人眨眼之间消失在原地,如同尖尾雨燕悄悄飞过,不留下任何痕迹。

  “乖一点,不要打扰我解毒,要不然到时候你瘫痪在床的话,我可不会照顾你。”

  躺在床上的慕容炫无法动弹,唯有脸上的表情格外的丰富。

  此时他那张苍白的脸气呼呼的鼓起,一双凤眸很不服气的瞪着她……

  好似再说:女人,你成功的惹到了我,接下来就好好的等待着,本总裁如暴风雨般的报复吧!

  想到这里,余笙轻笑一声,“噗嗤。”

  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在他气鼓鼓的来你上轻轻的捏了一把。

  “余笙!!!”慕容炫脸色更黑了。

  恨不得将这个女人好好的修理一顿。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余笙双手举起,做投降状。

  随后一改方才的顽劣,一本正经道,“接下来我会先为你用银针排毒,然后再配合着药浴分解你体内的毒性。过程可能会有些痛苦,你可千万不要以为我在欺负你喔。”

  说着,余笙还一脸呆萌的眨了眨眼。

  “……”慕容炫瞪了余笙一眼,然后闭上了眼睛。

  他表示:眼不见心不烦。

  余笙见他如此,也不再戏弄他了。

  说起来,慕容炫虽然重生了。

  可是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十八岁少年。

  在他十八岁之后的人生,一直躺在床上,对外面的世界大多数皆是从奚凡口中得知。

  奚凡为了掌控整个摄政王府,策反了整个王府大半人员。

  而那些忠心耿耿的属下,全都死于奚凡之手。

  余笙收敛心神,聚精会神的继续下针。

  时间如流光易逝,一眨眼已到亥时。

  而床上的慕容炫,早已因为长时间的剧痛,而晕了过去。

  整个人如同刚从臭水沟里捞出来一般,满身都是因排毒而溢出来的毒血。

  “来人。”余笙收起银针,冷声喊道。

  “余大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管家匆匆进屋,闻到屋内弥漫的血腥味儿,顿时忍不住皱了皱眉。

  “麻烦管家严格按照这张药方抓药,然后让信得过的人亲自要成药汁,待会儿为王爷进行药浴。”余笙将药方写好,交给了管家。

  按道理,想要解毒还需好几味珍贵的药材。

  但是,这个位面医术落后,她担心可能找不到所需的药材。

  于是,只找了一些排毒草药,然后再加上灵泉水进行药浴即刻。

  “是。”管家闻言,顿时心中一喜。

  难怪王爷急急忙忙的名人寻找余大小姐。

  原来,余大小姐真的能够为王爷解毒。

  见管家发自内心的笑容,余笙心下微松。

  原主并不知道摄政王府哪些是奸细,哪些是信得过的。

  所以余笙现在必须谨慎一些,以免有人从中作怪,耽误时间。

  “还有,王爷身上排出的毒血需要立刻清洗,所以麻烦管家马上命人送些热水过来。”余笙柔声道。

  “是,余大小姐还有其他吩咐吗?”管家恭恭敬敬的询问。

  “没了,你下去吧!”余笙摇摇头道。

  “是。”

  管家领命,快速离开。

  不多时,几名小厮抬着热水来到了卧房。

  “余大小姐,热水已经备好,王爷就交给咱们吧!”小厮恭敬的说道。

  “不必了,我亲自来就好。”余笙瞥了小厮一眼,冷冷的说道。

  “这……”小厮一愣,随即有些为难的说:“余大小姐,你如今还是深闺小姐,切莫因此而败坏了自己的名声,为王爷净身的事情,向来都是我等来做,就不劳烦余大小姐了。”

  说完,小厮低着头朝床榻走来。

  就在他即将靠近余笙的时候,袖子内闪过一抹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