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域小说>书库>玄幻奇幻>诸天仙神热搜:主神老婆竟是魔尊> 第八十八章好一个爱民如子

第八十八章好一个爱民如子

    血罗摆明了要用言语刺激林运成,眼见着他气急攻心,话都说不完整,嘴边一直不停地“你你你”这个单调而乏味的字眼,说着说着几乎要晕死过去。

    血罗哪肯让他晕过去,直接给了他一拳:“晕什么,我要让你好好看看这城池的颓败。这都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

    他狂妄大笑,有种大仇即将得报的快感。

    林运成憋了老半天,狠狠地道:“你这畜生!当初就应该加十倍的九天断魂散!那种毒居然都没毒死你!让你祸害百姓!”

    “好一个爱民如子的林城主啊!既然你那么爱惜百姓,不见他们最后一面岂非太过可惜?你好好看看吧。”

    说着,他轻松地抓上他的腹部,将他朝天空一扔,瞬间扔到黑伞之上,那老翁一阵天旋地转,眼冒金星,再反应过来时,所处之地早已变化。

    他一个踉跄要跌落伞下,血罗及时在虚空中一托,十几米开外的林运成就被扶稳了。

    “老不死的,我借你我的眼睛,你好好看看吧。你最爱的扬城,是怎么变成一滩烂泥。”

    黑伞兀自旋转,强大浑厚的力量奔涌而出,黑云压城,黑雨连绵不绝。

    林运成眼眸倏忽便红,穿透重重雨幕,他清晰地看到每一个人。

    挣扎在泥潭之中最后力气抽空融在黑雨之中,顺着黑水一路冲荡,老弱妇孺,脸上的绝望和哀戚,曾经的鲜花竞相开放,绿草如茵,全都变成腐朽的颜色,一如这座城。

    死气缠绵不绝。

    扬城,曾经从一座不足千人的小城池,变成现在神州文明、十万人常住,千万人游览来访的富庶之地,他付出了多少心力,又贡献了多少精力,不断开发、建设、颁布法规,治理河流……

    无数从前光景在眼前一一划过,他目光都在颤抖,纵横的老泪不受控制地流下,涕泪纵横,满面尘霜。

    这城,不仅是生他养他的地方,还是他一辈子的心血啊!

    “够了,够了,放过他们吧!他们是无辜的!是无辜的呀!”

    血罗心中的煎熬得到了纾解,道:“城主,你若是找早些知错,也不会走到今天这步田地。”

    “为什么,对外人永远都客套周全,对自己亲女儿却如此蛮横不讲道理?”

    到这种地步,林运成也豁出去了:“还不是因为,你是妖怪!人妖殊途,你还要怎样!夏宁她不懂事,我就算让她嫁给乞丐,也绝对不会让她嫁给一个妖怪!我林家,没有嫁给妖怪的女儿!”

    他忽然间气势大盛,大概真是被逼急了,血罗觉得非常稀奇,立于虚空之中,气急反笑:

    “你以为我不知你打的什么算盘,嗯?”

    他恶狠狠地道:“攀上皇亲国戚,自然风光无限,嫁给妖怪,可是要被人戳着脊梁骨骂呢,可我与夏宁情投意合,她如何求你的,你又是如何对她的,你真的有考虑过她的幸福吗?虚伪至极!”1000

    他额头青筋狂跳,捂着脸,面上已经绷不住了,一记魔力轰了过去,林运成直接被轰下了伞。

    “哎哟——”

    这伞立于虚空之中,足有百米之高,从这高度跌下去,本就是肉体凡胎,这人年老体衰,身体骨也不强悍,这还不得摔成肉泥?

    殷南华道:“撼天戟!”

    “呼——”

    冰冷锋利的撼天戟穿过层层黑雨,接住了林运成。

    “哼,你们要是不出声,倒是忘了你们几个了。”血罗道。

    这出手的撼天戟铁定会吸引血罗的注意力。

    方才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很安分守己,安安静静地当着吃瓜群众,一声不吭,为的就是搞明白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现在墙角已经听够了,他们本来就不傻,他们的对话又条理分明,哪还有不明白的道理。

    撼天戟稳稳地接下了林运成,他劫后余生似的捂着心口大喘一口气.

    可刚喘完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再喘上一口,一张极其熟悉的,似笑非笑的脸已经和他四目相对。

    “岳父大人,可不能太过放松呐。”

    他一双手,如同金刚铁爪,精准无比地扼住了他的喉咙。

    “呃——”

    林运成眼眸倏忽瞪大,牛眼一般,眼球都要迸裂出眼眶。

    他使出吃奶的劲试图掰开那手指,可在血罗绝对的力量面前,如同螳臂当车一般,不起半点作用。

    他被血罗轻轻松松提起,他的双脚不断乱蹬,血罗的手臂是他唯一的支撑点,可这支撑点却并不打算支撑他多呼吸一口气。

    胸腔的空气被挤压,老脸涨红。

    在他觉得自己腹中的空气快竭尽时,血罗及时收手,一把丢开了他。

    他的脑袋撞在地面上,脑子里嗡嗡作响,却还是将血罗的话听了一清二楚:

    “想死,没那么容易!我说了,我会让你成为最后一个死的。你就给我多活一会吧。”

    殷南华道:“放了他吧,我想,夏宁姑娘也不想看到,她的家乡变成了这样,她的父亲变成了这样。”

    这血罗邪气得很,一身邪气功夫,又正在气头上,还有一把诡异伞状法宝加持,殷南华几人肺腑也受创,此刻依照他们之力,很难阻止他。

    这话似乎点醒了林运成,他眼中倏忽亮起希望的火苗,试图站起来,可似乎体力不支,于是以膝盖代步,踉踉跄跄地扑过去,抱住了血罗的腿。

    血罗:“你做什么?!”

    他作势就要甩开扒拉上来的手,可林运成似乎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来的。血罗很难甩开。

    血罗干脆不甩了:“你想干嘛?想死吗?”

    林运成却忽然撒开手,猛地开始磕头,一下一下,极尽力气,磕得哐当哐当响,血花四溅,完全不把脑袋当脑袋,一边磕头,还一边道:

    “我错了我错了!你原谅我,饶了这些百姓吧!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只是普通人,他们和我们没关系。是我有眼无珠,我罪有应得!我贪图权贵!我害死了夏宁!是我的错!我错得离谱!”

    “和他们没关系啊!”

    “他们说得对啊,夏宁也不想看到扬城变成这样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