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域小说>书库>言情女生>快穿之黑化男配又疯又粘人> 第114章 被带绿帽摄政王X小色批女配(15)

第114章 被带绿帽摄政王X小色批女配(15)

    第114章被带绿帽摄政王X小色批女配(15)

    柳星浅轻笑一声,她掀开被子就要起身。

    不想刚一动弹,腰就像断掉一般,僵着不能动。

    “嘶——”

    翠桃见主子要起身,赶忙伸手想帮一把。

    不想主子根本起不来,别说起不来,就是靠坐在床上都起不来。

    翠桃见状当即红了眼眶,她抿着唇角,小脸上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好似被欺负了一般。

    柳星浅重新躺下,见她眼眶泛红,不由笑道,“怎么了这是?谁还敢欺负你了,等你家主子好利索了,替你揍他去。”

    却见翠桃摇了摇头。

    半晌后,翠桃这才下定决心,将摆放在一旁小几上的药碗端上前。

    “王妃,这是王爷临出门前要奴婢伺候您吃下的汤药。”

    药汁浓稠泛黑,一闻就知道用了不少药材。

    药香浓郁,满屋子的都是。

    难怪柳星浅醒来时察觉出了房间里有异样,却怎么也想不起到底哪里有变化。

    如今见翠桃端着药碗,她才意识到是药。

    “这是什么?”

    面对药碗里的药汁,柳星浅下意识地排斥。

    这玩意儿一定很苦,喝下去她舌头还能不能要了?

    翠桃摇了摇头,原本就泛红的眼眶这会儿却更红了。

    柳星浅见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当即板起小脸,沉声道,“怎么?我这个主子问话,有什么是你不能说的?”

    “这到底是什么药?总不能是鹤顶红吧?”

    翠桃赶紧摇头说不是,“王爷说这是补药,王妃昨晚累着了,要王妃喝了药便躺着好生歇着,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翠桃你今儿是被灌哑药了么?怎么连句话都说不利索?”

    听到是补药不是毒药,柳星浅放下心来。

    可翠桃的态度还是让她蹙起了眉头。

    “有话说就是了,有什么事主子替你兜着。”

    翠桃方才抬起头,柳星浅这才看到小丫头这会儿已经泪流满面。

    翠桃,“这一定是避子汤,王爷不想让王妃怀上小世子,才叫翠桃盯着王妃喝下。”

    “王爷与王妃矛盾这样大,昨晚翠桃都听到王妃您口口声声求饶,王爷却还是不放过您。”

    “王爷这般不怜惜您,做了那种事后还要王妃您和下避子汤,我苦命的王妃呜呜呜......”

    柳星浅听她一边打着哭嗝一边说话,听得一个脑袋两个大。

    抬手捏了捏山根,发现自己手臂内侧都是淤青的吻痕,她又讪讪放下手。

    【团子,查一下这碗药的功效。】

    团子,【是补药,并不是避子汤,宿主可以放心饮用。】

    从团子这里确认过汤药的功效后,柳星浅再度无奈。

    从昨天的表现来看,傅司卿只恨不得死在她身上。

    就算他态度转变再快,也不能拍拍屁股就给她送一碗避子汤。

    归结到底,还是翠桃想象力太丰富,太不信任她这个主子,和傅司卿。

    伸手接过药碗,柳星浅笑道,“避子汤便避子汤罢,总归我还不想那么快有孩子。”

    翠桃当即抽噎地愈发厉害了,“怎么能不要小世子,王爷这样厉害,外头多少女人想设计爬王爷的床,王妃您倒好,不拦着王爷出门喝花酒,还不想生下小世子。”

    “什么花酒,什么小世子,你们主仆二人在说什么呢?”

    说曹操曹操到。

    当值回来的傅司卿撩开幕帘,听到的便是翠桃的哭嚎听。

    面具下眉头一挑,他绕过屏风走到床边坐下。

    见柳星浅还没把汤药喝了,他皱起眉头,手指在药碗上轻碰。

    “刚醒?这药都凉了,翠桃,去小厨房让人重新煎一副药。”

    翠桃猛地瞪大双眸。

    药都凉了,王爷还要小厨房重新煎一副药,今天王爷是必须要让王妃喝下这避子汤么?

    狠狠抽了一下,翠桃也不知想了些什么。

    柳星浅和傅司卿就见她猛地夺过药碗,直接将那黑不溜秋的药汁灌进嘴里。

    等到一碗汤药下肚,翠桃一边擦嘴一边打了个嗝,“王爷,王妃身子不好,本就不易怀有子嗣,您在这样让她喝下避子汤,王妃该如何怀上小世子。”

    倒是个忠心的小丫鬟。

    柳星浅哑然失笑。

    傅司卿则蹙起眉头看着她手里的药碗,“晨间本王不是同你说了,这是补药,怎么会是避子汤?”

    “是后厨在汤药里做了手脚?”

    这下不光是翠桃愣住,连柳星浅也愣住了。

    主仆二人的脑回路,似乎都和寻常人不一样呢?

    翠桃握着药碗摇头,“没有,这药是翠桃亲自守着煎好的。”

    傅司卿眉头一皱,“所以你是怀疑本王给王妃喝避子汤,怀疑本王不想让王妃怀上小世子?”

    翠桃呐呐,“不是吗......”

    王妃与陛下关系那样好,与王爷关系僵硬。

    哪怕两人同房,王爷也总欺负王妃,昨晚翠桃听着王妃哭着求饶的动静,心都跟着揪了一晚上。

    傅司卿轻嗤一声,他伸手把柳星浅抱在怀中,手掌在她酸疼的腰上揉按,“本王看着很蠢?”

    翠桃不明白,但翠桃还是摇了摇头。

    傅司卿低头看向怀中人,“这丫鬟确实护主,只是脑子不好使,真不要我派人带批新的过来让你挑选?”

    柳星浅被逗笑,可她一笑就会牵扯到身上酸疼的肌肉。

    憋着笑摇了摇头,她将视线转向翠桃,“行了我的好翠桃,你想的太多了,那就是补药,不是别的。”

    “王爷刚刚说了要小厨房重新煎副药,你去替我盯着,免得真叫人钻了空子,把补药换成避子汤了。”

    翠桃羞得无地自容。

    柳星浅替她出言开脱的那一刹,她立马抱着药碗跑出门,期间还因为不小心踹到了门槛,疼得她惊叫一声。

    直到脚步声远去,柳星浅这才没忍住轻笑出声。

    “很好笑?”

    傅司卿手上动作不停,说话语调却是无奈。

    “瞧瞧王妃身边的丫鬟都这样不信任本王,本王以前有多吓人?”

    柳星浅笑着摇头,“并非全都是王爷的过错,我也有错。”

    傅司卿弯腰凑近她,身上暖调的木质香与她身上的柚子花香混杂在一块儿。

    “哦?王妃何错之有?”

    柳星浅看着他,眼底还带着笑,“是我先前与凤谦不清不楚,才让翠桃误会,加上王爷你之前催我那样冷淡,她误会也不奇怪。”

    (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