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一十八章 夺字契约
作者:陈风笑      更新:2020-06-19 21:16      字数:3196
  冯君回来之后,孤月真人已经将他带回土灵的事情宣传出去了,很多人前来围观土灵。

  没办法,昆浩位面相对天琴之类的高等位面,那就是乡下地方,几乎没人见过五行精灵。

  哪怕素淼真人,都带着孔紫伊前来开眼,别看她去过天琴不止一次,还有一些说得过去的朋友,但是她也不够资格见到五行精灵。

  整个白砾滩里,只有公羊有晴和岳青见过五行精灵,前者是见过自家的五行精灵,后者是为了帮师尊报仇,跑了太多的位面,阴差阳错地见过一次。

  不过,也有人的注意力,不仅仅放在五行精灵上,夏霓裳就是如此,观察了一阵土灵之后,她沉声发问,“关于血色真人的说法,冯山主你怎么看?”

  “能怎么看?人都已经死了,”冯君郁闷地叹口气,“我也非常怀疑,就是阴煞派动的手脚,可是只有猜测的话,硬撼不动呀。”

  夏霓裳试探着发问,“那么,那厮的尸身可以交给我们吗?”

  冯君侧头看她一眼,好奇地发问,“会有效果吗?”

  “不一定有效,”夏霓裳摇摇头,非常实在地表示,“得看上门愿意不愿意出手帮忙查证,能不能查证出来也很难说……关键是接了任务查不出来,还会很没面子。”

  “但换个角度来说,赤凤是坤修门派,对这种事情的容忍度很低,上门一点都不重视,也是不可能的……我的意思是,不管能不能查出来,先报上去,告阴煞一状是正经。”

  冯君想一想,然后点点头,“那行吧,你拿走,不过金丹不在我这儿,你自己协调吧。”

  血色真人的金丹也值得琢磨,上面不但有邪秽之气,也有灭世劫雷的气息,不过那是猎杀者的战利品,冯君悬赏的是人头,储物袋和金丹之类的,跟他无关。

  除了夏霓裳之外,颜雨汐的注意力,也不全放在土灵身上,她仔细观察了一阵,居然提出一个很意外的问题,“怎么你身边的人,晋阶了好几个?”

  时间不走字儿,麻烦也在这里了,不过冯君已经想好了答案,他若无其事地回答,“我渡的是灭世劫雷,能顺手帮着他们提升一二。”

  颜雨汐狐疑地看着他,“怎么提升的,都是坤修。”

  冯君难得地老脸一红,“这个……是我师门的秘法,很重要吗?”

  颜雨汐也反应了过来什么,脸色也微微一红,“我是想问,张采歆提升了吗?”

  冯君先是一怔,然后点点头,“提升了,她正在止戈山打理凡俗产业,过一阵才能回来。”

  颜雨汐眨巴一下眼睛,“她能快点回来吗?我希望可以跟她商量一下灵脉股份的问题。”

  “轻竹,”冯君抬手招过来了喻轻竹,“雨汐道友,你先跟她商量也是可以的。”

  “炼气二层……”颜雨汐无语看天,“冯山主你还真是舍得放权!”

  “术业有专攻,”冯君笑着回答,“她就是专业的,其实对她来说,修炼太简单了……所以她找了点爱好,挑战自己。”

  喻轻竹冲着颜雨汐微微一笑,心里有一点淡淡的欢喜,她一拱手,“见过雨汐上人。”

  “修炼太简单吗?”颜雨汐来了兴趣,眼中异芒一闪,她虽然没有皇甫无瑕的鉴宝眼,但是也修炼了瞳术,能识破不少的伪装,“这是……纯阴之体?”

  喻轻竹不好意思自夸,而且她那体质,一般坤修也不好意思开口,倒是冯君不在乎,“还在纯阴之体之上……赤凤夏太上还跟我要过人,不过我没有答应。”

  “纯阴之上……赤凤?”颜雨汐的眼珠转一转,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然后不怀好意地笑一笑,“怪不得她现在尚是完璧,冯山主你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呀。”

  “有话好好说,别开车,”冯君笑一笑,“你先跟轻竹谈,差不多一个月,采歆就回来了,到时候就能拍板了。”

  “还要那么久呀,”颜雨汐为难地皱一皱眉头,“就怕他们已经开工了……灵脉耗时太长,估计谁也不愿意久等。”

  开工之后,股份也可以继续协商,又不是一次性地投资到位,但是她不喜欢变来变去,毕竟她喜欢的是修炼,而不是商业。

  “不会太早开工的,”冯君摇摇头,看一眼不远处的土灵,“我会跟这家伙重新签订个契约,以前是越阶签的契约,使用起来感觉不太好。”

  “吱吱吱,”土灵不断地叫着,冲着冯君不住地拱着两只短小的前腿,一脸的“求放过”表情,可以想象得到,如果不是受契约的限制,估计它跟冯君拼命的心思都有了。

  冯君根本不理这厮——你丫在红木精手上,动不动就被封印,也没看见你炸刺,我无非修为低一点,你就各种狮子大张嘴,现在装可怜?晚了!

  颜雨汐闻言,却是震惊了,“越阶契约……你出尘期的时候,就契约了土灵?”

  这个消息,真的是颠覆了她的三观——能契约五行精灵的,一般都得是元婴真仙吧?

  也有金丹能契约五行精灵的,但是基本上都是幼生体,成熟体不定什么时候就突破元婴了,那就不好控制了。

  而且金丹不但修为低,容易出现意外,寿数也有点短——总共千年的寿命,契约一个五行精灵,总不能一直换主人吧?

  所以冯君出尘期就能契约土灵,对颜雨汐来说,可怕的并不是越阶契约——虽然这也很可怕,但更可怕的是……在出尘期,你有什么资格契约土灵?

  五行精灵可不是满大街都见得到的普通货色,昆浩界几百金丹,明面上一只五行精灵都见不到,这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莫非冯君真的是元婴真仙的私生子?不对……起码得是出窍大佬的私生子才行的吧?

  面对颜雨汐的提问,冯君干笑一声,“这个怎么说呢?有门中长辈偶然得到了土灵,大概是觉得我还算顺眼,让我临时监管一下,然后我觉得……抱丹之后,可以申请一下所有权。”

  你这么胡说八道,良心不会痛吗?颜雨汐点点头,“冯山主果然福缘深厚。”

  土灵却是抖得更厉害了:那个恐怖的气息……果然是你的长辈吗?那你早说啊。

  其实五行精灵都是相对单纯的,说白了就是无脑,哪怕冯君早说,土灵也肯定放不到心上——它如果真懂事的话,早就应该考虑恐怖气息和冯君的关系了。

  它就没想那么多,觉得自己被一个出尘期的契约了,那就要想办法多捞一点黑钱,哪怕冯君晋阶金丹之后,它依旧觉得,这种契约监管不了我,还敢继续胡乱开价。

  所以这不是冯君早说不早说的问题——贪心使然。

  结果事到临头,它才悔不当初,却还要怪冯君没有提前预警——反正它没觉得自己错了。

  “我也觉得我福缘深厚,”冯君笑眯眯地点头,“同门师兄弟都让着我。”

  信你的才是傻瓜,颜雨汐已经认定,冯君是扮猪吃老虎了,不过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她倒也不怕再问一句,“打算换个什么契约,元胎养兵契约吗?”

  土灵的身子顿时又是一哆嗦,元胎养兵契约,是孤月真人也提过的,这个契约,铸剑峰就有,所谓元胎养兵,其实就是“土能生金”的一种契约。

  颜雨汐能说出这个契约,说明她知道土灵害怕什么,确实算得上是家学渊源,但是从专业角度上讲,她还真的不如孤月真人——这跟修为无关,关键是孤月能点出一大串契约。

  不管怎么说,这对土灵都是相当苛刻的契约了。

  冯君却是摇摇头,笑着发话,“这个……我先试一试夺灵契约吧。”

  “夺字系列的契约?”颜雨汐的眼睛,顿时就瞪得老大,“你居然懂得‘夺’字约?”

  “夺”字系列的契约,在修仙界是非常了不得的秘术,大多数人契约精怪、妖兽甚至精灵,看重的都是“契”和“约”,契是合同,约是合作细则。

  “夺”也是契约的一种,但是这种契约太强横了,比“剥”字系列的还要狠。

  剥字系列主要是剥落,还勉强能算在普通契约里——你违约了,那就剥落你某一种特质,在此之后,你都不能使用这种特质了。

  可夺取就夸张了,那不是剥落就完事的,而是把你的东西夺取过来,给我用。

  最简单的比喻来说,就是这个夺灵,把灵气从你身上剥离下来,那不算完事,我要抢过来用在自己的身上,这才叫完整的夺取!

  而冯君所说的夺灵契约,是夺字约里最广为人知的手段——夺了你的灵气,增益我自身。

  手段很普遍,但真的是夺取,比剥夺的性质恶劣多了。

  不过在昆浩位面,掌握这种手段的人不多——最多不过简单抽取出尘期荒兽的灵气……注意,是抽取!这和夺取金丹期妖兽的灵气,难度差得太多。

  说得更直白一点,在昆浩位面,如果有谁要契约五行精灵,根本不可能使用夺字约,这根本不是难不难的问题,关键是你会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