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一十七章 谁怕死(三更求保底月票)
作者:陈风笑      更新:2020-06-19 21:16      字数:3214
  大佬正气得肝疼,猛地听到“以成败论英雄”的理由,直接就被噎住了。

  然后它叹口气,“唉,谁都以为自己是天地间的唯一,我年轻的时候,比你还要张扬,现在落得……不说了,你是要带我回白砾滩?”

  “嗯,”冯君点点头,“不过我马上要举办抱丹庆典,你跟着我回去,会不会有危险?”

  大佬幽幽地回答,“如果你渡的不是灭世劫雷,我估计没啥危险,但是灭世劫雷再加抱丹因果,都被你撑过去了……你自己说说,我有没有危险?”

  原来大佬是为这个生气!冯君明白了,“那我先把你放到个什么地方,还是留你在这里?”

  “算了,”大佬幽幽地叹口气,“你还是带我回去吧,一个人实在闷得很,对了,跟我说一说你抱丹的经过,去了白砾滩之后,我担心自己都不能随便冒头了。”

  冯君把抱丹经过说了一遍,大佬闻言又是忍不住冷哼一声,阴森森地发话,“好胆,居然感动我的人……那血色真人的尸身,你是否带在身上?”

  你的人?冯君心里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哥们儿居然也是有人罩着的了?虽然他不太喜欢认大佬,但是一个拼搏得久了,偶尔也会生出“不想奋斗了”的念头。

  但是这个大佬……有时候比较不着调,又怕死得很,冯君也不敢完全指望这家伙,“没有带在身上,被我吊在白砾滩的庄园门口了,回去可以拿给你看。”

  “吊着……那就算了吧,”果不其然,大佬从来帅不过三秒,“你若是早点跟我说,我有大概率能发现这厮是不是被控制着,但是死了这么久,想查出他身中什么秘法,也不容易。”

  它似乎也觉得,自己的出尔反尔有点丢人,于是又解释两句,“你身上的模式劫雷气息都几近于无了,其他气息能强横过这个吗?不过你放心,等我将来恢复了……”

  “这个我也不着急,”冯君也不想听它说那些有的没的,索性问点实际的,“我现在已经金丹了,想在白砾滩搭建一条灵脉,但是那土灵想跟我要一千五百万灵。”

  “好胆!”大佬再次怒了,“居然敢抢我的灵石,那厮不想活了吗?”

  “是我的灵石,”冯君一本正经地回答,“你的中灵,我不会贪墨,但是我的灵石,也不归你管,咱们一码归一码成不?”

  他觉得自己说得有理有据,然而大佬有时候还真是不讲理,“那我的天香果,总是你吃了吧?一颗两个上灵呢,我也不要你还我上灵,换成中灵就行。”

  “前辈,做人要讲信用的,否则很容易没朋友,”冯君看在它是坤修的面子上,也不愿意生气,“当初你是赠送天香果,助我晋阶的……以及一些奖励,你现在要我花灵石买?”

  大佬其实是个面子薄的,本来想胡搅蛮缠来的,冯君这么一说,它就不好意思继续折腾了,“好吧,我知道你身上有中灵原矿,这东西对你帮助其实不大……找到中灵矿了?”

  你这是……算计外人不行,算计自家人倒很在行啊,冯君点点头,“是挖了一点中灵,本来也没打算瞒你,可以全交给你修炼的。”

  “也不用全交给我,”大佬居然有点不好意思了,“反正我有需要的时候,就借你一点,回头我会还的……我就是不想让你便宜了那小土灵,它必须得到惩罚!”

  你这甩锅的水平很高啊,冯君也知道,阴魂大佬有时候是比较跳脱的,而且还好面子,所以也没有在意,“我是考虑,要不要换一种契约?”

  “契约当然要换,”大佬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刚才是失察,忘记你是越阶契约的……不过这也不怪我,实在是你这修为,真的太差了一点,我都不习惯考虑这种可能。”

  像往日一样,它先贬低了冯君一遍,然后才表示,“契约的事好说,夺灵契约、夺寿契约、夺魂契约……你想要哪一种?”

  夺灵、夺寿、夺魂……这些契约一听,就是霸道无比,冯君思索一下,试探着发话,“这些契约……比九龙治水契约如何?”

  “九龙治水……”大佬沉吟了一下,才恍然大悟地表示,“我当是什么契约,合着是拿着鞭子乱抽一气的那种?”

  拿着鞭子乱抽?冯君思索一下,感觉大佬说得还真的很形象,确实是胡乱体罚。

  这契约听起来可怕,但是效果却未必能有多好,“我只是觉得,那是个小家伙,太高深的契约它未必懂,对小孩子来说,体罚似乎更可怕一点。”

  他这是胡搅蛮缠,却有一些逻辑在里面,大佬也觉得有道理,所以它回答,“你身后有宗门,就要有宗门的体面,有些手段虽然顶用,但是落了下乘……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冯君当然明白,不过,大佬执意让他宣扬宗门,他的心里,忍不住生出了点别的猜测,于是他试探着发话,“前辈你说得没错,但是我没有这些比较高级的秘术……”

  “我都说了,我有,”大佬毫不犹豫地打断他,“白给你,你不要吗?”

  “那得确定是白给才行,”冯君正色回答,“你可不许回头又跟我算灵石。”

  “你个小家伙!”大佬恼了,“你的越阶契约之术,是我传的,混元吞天功法,我也给过你一套吧?跟你要灵石了没有,你怎么能随便污人清白?”

  “哈哈,开玩笑的,”冯君先是爽朗一笑,然后面容一整,正色发问,“是不是你担心我度过了七道劫雷,太高调了,所以故意露出来高阶秘术,好让他人投鼠忌器?”

  “切,说得好像只有我怕死似的,”大佬不屑地冷笑一声,咱俩都是喜欢的苟的,谁笑话谁呀?“这不是也在保护你吗,你敢否认?”

  冯君一听,自己果然没有猜错,尤其大佬居然生气了,那么,那些秘术应该没有问题。

  他干笑一声,“那我就多谢前辈了,不过……这几种契约之术,没有什么因果吧?我可不想因为占一点小便宜,连累师门。”

  “所有的契约秘术,道理都大同小异,哪里来的连累师门?”大佬很不屑地表示,同时不忘顺便贬低一下他,“你还真的是弱啊,连这都不知道……夺灵、夺寿和夺魂,你选哪个?”

  冯君想一想,试探着发问,“有没有三合一?要不前辈你推荐一下也行。”

  他其实最想使用的,是夺寿契约,那样的话,他就可以省下各种延寿丹药。

  “我建议你使用夺灵契约,”大佬一本正经地建议,还给出了理由。

  “夺寿没什么意思,五行精灵的寿命极其漫长,你夺它几百年寿命,它根本感觉不到威胁,尤其对这种小毛孩子,寿终正寝距离它太远了……而且夺寿时间长了,因果太重。”

  “夺魂的话,因果要稍微轻一点,不过一不小心把它弄成白痴,这只土灵就废了。”

  “夺灵是惩罚性地剥夺灵气,基本上没有什么因果,关键是很多五行精灵在幼生期,非常在意灵气,所以惩治的效果也就最好,你看一看那只小土灵,居然敢跟你这么要灵石,就应该明白它们的心态了。”

  冯君品味一下它的话,觉得相当有道理,但他还是不死心,“没有三合一契约吗?”

  夺寿契约对他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就算有因果,他也不想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你这魔怔了吧?”大佬见他这么固执,也是有点不高兴。

  “哪里有什么三合一?倒是有绝对主奴契约,不过你敢这么契约的话,元婴和出窍期的土灵见了你,可以直接打杀,而且估计没有人会为你主持公道!”

  “你没有不要紧,我可以推演啊,”冯君悠悠地回答,“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全都要。”

  “你……推演?”大佬愕然,它倒是没考虑冯君是在骗取秘术,事实上,他开口讨要这三种,它也会不假思索地全部给出去,它是有点好奇,“你这是膨胀了吧?”

  “不试一试,怎么能知道行不行呢?”冯君很耿直地回答,“到时候,你可以检测一下效果……我的本事越大,咱俩就越安全……你说是不是?”

  “这个倒是……”大佬颇为意动,它的小毛病很多,但是有个原则,一直坚持得非常好,那就是只要能提升它安全感的行为,它都会大力支持,“你等等,我给你秘术。”

  大佬用了差不多半天时间,复刻出来十几门契约秘术,大多都是夺灵夺魂的,夺寿的只有三门,反正就是大佬说的那样,真的是大同小异。

  冯君也没来得及琢磨,直接带着大佬回到了白砾滩的庄园。

  进了庄园之后,大佬原本不想说话,但是感受到冯君的渡劫地点之后,它忍不住轻咦了一声,“居然这么惨烈?原来轮回劫雷对你的损伤才是最大的!”

  冯君听它这么说,忍不住得意地笑一笑,“说句实话,我其实挺感谢血色真人的。”

  “白砾滩还有家族狗?”大佬轻哼一声,“匿了匿了……”

  (三更到,召唤六月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