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一十六章 九龙治水(第二更)
作者:陈风笑      更新:2020-06-19 21:16      字数:3219
  如果用地球人的逻辑来理解,土灵的话确实没错。

  越专业的越贵,节省的时间,也必须要折算成金钱,这逻辑一点问题都没有。

  然而,冯君的思维里,有的可不仅仅是地球人的逻辑,“你知道我抱丹了,对吧?”

  “知道,”土灵老老实实地回答,契约者已经跟自己平级,控制能力加强了,它必须要收敛,否则对方折磨它的手段多了很多,“但是你不能只让我干活,总得让我吃饱了肚子。”

  冯君气得笑了,“我这人从来都不小气,但是我已经抱丹了,你还狮子大张嘴,就没意思了……你总不能让我感觉,自己抱了一个假丹,对吧?”

  土灵感觉有点不妙,但还强撑着,“我没有这个意思,灵石充盈的话,五年灵脉可成!你要是扣扣索索的,那就是二三十年的事儿了。”

  冯君幽幽地叹口气,“看来得换个契约了,你以为我想知道你的想法,真的很难吗?”

  他此前越阶契约土灵,越的还是大境界,搁给一般人根本做不到。

  但是他有大佬的提示,通过一种非常繁复的法子,终于控制住了对方……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他光是掐诀就掐了三百六十一个。

  然后契约是成功了,不过真的太勉强了,他能操控和惩罚土灵,甚至可以杀死它,但是他并不能探知它的真实想法——能实现有效的越阶控制,已经可以偷笑了,还要啥自行车?

  现在他抱丹了,就可以通过一些常见的主仆契约手段,来契约土灵,那么土灵的心思,他可以很轻松地获得——只要他愿意。

  主仆契约就是这样,你想要保留隐私?抱歉了,真的没有!

  如果仆人表现得好,主人大多也没兴趣去了解它的一举一动,但是表现不好就不行了。

  冯君一说这话,土灵顿时就炸毛了,你咋能这样呢?已经契约我一次了,还想来第二次?

  它这炸毛其实没道理,所以它不说“你不尊重我的隐私”,而是说你不该老是折腾我。

  冯君早就怀疑,以前这货是中饱私囊,不过当时他没有能力判断,同时也不想让它白忙——皇上还不差饿兵呢,只要开的条件不是太过分,他就认了。

  但是这货明知道他已经晋阶金丹,居然还敢开出一千五百万的价码,这就……过分了啊。

  所以他表示,这不是我一定要这么做,而是你不给一个渡过七道雷劫的金丹面子!

  土灵正在郁闷中,孤月真人就进来了,于是看到了这么一幕。

  面对孤月真人的问题,冯君也不好做更详细的解释,只能表示“打一顿就好了”。

  孤月真人皱了皱眉头,想了一想之后回答,“据记载,五行精灵里不乏顽劣之辈,恕我直言,打一顿并不是最好的办法……”

  “不过我太清常年跟土灵打交道,有得自上门的法门,冯山主有没有兴趣换个契约?”

  “这个可以有啊,”冯君笑着点点头,兴致盎然地发话,“我也正考虑换一个呢,不知道太清的法门有哪些?”

  孤月真人见到能投冯君所好,顿时开心了起来,太清虽然数千年没有土灵了,但是作为一个擅长牵引地脉的门派,真的有很多约束土灵的法子。

  那些冷厉的法子,他张口就来,“轮回玄土契约、元胎养兵契约,九龙治水契约……契约真的太多了,其实一个太清主仆契约就足够了,我们的契约主要是针对金灵和土灵。”

  那几个契约名称,他说一个,土灵就抖一下,眼中是满满的惊骇。

  等他的话说完,黄色小仓鼠已经滚到了冯君的脚下,两只前臂猛地伸长不少,死死地抱住了冯君的小腿,不住地瑟瑟发抖。

  前臂变长这很正常,土灵本是精灵之躯,没有固定的形态,不过很显然,它吓得不轻。

  孤月真人则是冲着冯君送上一个无声的笑容,还眨一眨眼睛——我的配合还算默契吧?

  他说的这些契约,都是真实存在的,但是太清派里修为最高不过金丹,怎么可能有这么多可以控制金丹土灵的契约?无非是他知道,土灵最怕什么契约而已。

  冯君心领神会地点点头,“这个九龙治水契约,倒是颇合我的……你松手,听见没有?”

  土灵不松手,反倒是抱得更紧了。

  孤月真人通过神识,也感知到了土灵的反应,于是笑一笑,“你还是跟土灵商量一下吧,咱们是想尽快完成灵脉牵引,但是……上门还有好几只土灵,大不了借一只过来,以你的面子,肯定可以做到的,何必惯着这个小毛孩子?”

  “一言惊醒梦中人!”冯君双手一拍,很兴奋地发话,“那好,我就不用在意它的感受了,大不了就是弄死了,再跟你太清租借一只土灵来。”

  桌子下方,土灵抖得更厉害了:九龙治水……外面的世界太可怕了,我要回家!

  按五行生克的说法,是土克水,生克关系之下,土灵无论如何都不该怕水。

  正经是土灵应该怕木——木能克土,更怕金——土能生金,所以土灵非常担心自己被卖给铸剑峰,但是从道理上讲,它怎么都不可能怕水。

  然而,这里要划一下重点——九龙治水……是“九龙”!

  九龙治水,只会把水治得乱七八糟,令出多门,遭殃的是百姓!

  不过对土灵来说,九龙治水的契约,被坑得最狠的就是土——你们可以随便浪了,大水随便拍,但是被拍塌的堤岸,它们做错了什么?

  没错,九龙治水对土属性的修者甚至精灵,实在太不友好了——这是个不讲道理的!

  土灵害怕天生的克主——木灵,但是冯君说,要把它卖给铸剑峰的时候,它才发现,最可怕的不是克主,而是要不断压榨你的存在!

  但是当“九龙治水”的说法出来之后,它才发现——我真的还是太幼稚了!

  土灵的想法,冯君不是完全能够理解,但是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左小腿,已经快磨得秃噜皮了——至于害怕成这样吗?

  孤月真人走了,然后冯君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我似乎把大佬丢到了临海坊市之后,至今还没有接回来?

  这是他真的忘了,抱丹以后面临的事情太多,虽然大佬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存在,但是重要的事情不止这一件。

  接下来还有真人要见他,但是冯君直接就推了,说我要出去一趟,有什么事,你们可以找曲真人,我实在顾不上了。

  其实他把大佬带回来,也用不了两分钟,但是他心里非常清楚,大佬不是那么好应付的。

  果不其然,他出现在临海坊市郊区的时候,正在寻找阴魂石,大佬的意念就先降临了下来,“呦,还活着呢?我还以为你渡劫失败了!”

  “你在哪儿呢?”冯君在树杈里到处找,“我记得放在这儿了,你还自己会走了?”

  “多稀罕呐,我一直都会走好不好,”大佬不满意了,“就是你前方三十丈,地下、地下……地下五十丈就是我了,小声点,别让别人注意到。”

  现在的冯君也不需要破土了,神识直接探到地下,泥土一阵翻滚,一颗阴魂石就露出了地面,主动投向他的手中。

  冯君正要将阴魂石收进灵兽袋,大佬拦住了他,“别着急,我感受一下你的气息……对了,你怎么走了这么久?”

  “久吗?”冯君有点愕然,“在我的印象中,你对时间似乎没什么概念的吧?”

  大佬闻言也怔了一怔,“也是啊,以往没个人说话,觉得日子也就那么过去了,现在反倒不习惯了……你小子害我不浅。”

  下一刻,它轻咦了一声,“咦,居然有灭世气息……你这家伙渡的是灭世雷劫?”

  “那是,你不看我是谁,”冯君得意洋洋地回答,“不光是灭世劫雷,还有个家伙试图干扰我抱丹,这一次抱丹,那真的是因果纠缠。”

  “能感受到到一点,”大佬毫不犹豫地回答,它不是吹牛,而是真的感受到了,“已经消散的因果线,根据痕迹……好像不止一道?”

  “那是,”冯君得意地点头,“我跟你说吧,这一次抱丹,真的是很刺激。”

  “刺激个屁!”大佬猛地就发作了,“你知道你有多危险吗?”

  “那可是灭世雷劫,知道吗?能扛过去的万里无一,你还作死地去牵扯因果,要是我的弟子这么做,我一巴掌就拍死了……反正是个死,死在我手上,起码我还没那么生气!”

  “问题是我还活蹦乱跳地活着,”冯君忍不住解释,“我有自己的算计的手段,关键是有些情况,我不能坐视……咱们认识也不止一天两天了,你觉得我是那种冒险的人吗?”

  大佬倒是知道,冯君和自己都是比较苟的人,用他的话说是“猥琐发育”,它还很喜欢这个词,不过想到“无法坐视”,它又是气儿不打一处来。

  “我知道是坤修因果,说起这个我就奇怪,你上辈子没见过女人是怎么着?”

  “再骂人我可生气了哦,”冯君有点不高兴了,“修道路上没有对错……只看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