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章 一本画册
作者:樊钰生      更新:2020-08-03 04:25      字数:3496
  李灈人头落地后的第五天,是我最后一次在宫里看见李恺恺。

  她先是拜别了太后,又来御书房拜别皇上。

  我看着她,心中隐疼。而她如今,只有一脸的淡漠。个中变化,好似距离上次在御书房见她,差了十年。

  潦草叙话那么几句,说着以后的去处。从此跟着奶娘,在城南的一方小宅里过活。又得太后娘娘照拂,可每年领三十两银子作为生活贴补。

  对于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来言,一年三十两,不过是凤毛麟角,担一餐饱饭罢了。

  皇上脸上有些尴尬。只说到底是血亲,有什么危难的,一定要送信儿回来。

  恺恺皮笑肉不笑,末了了,请求道:“可否让小书女送我出宫门?”

  皇上看了一眼我,准允了。

  开始西斜的太阳是橙色的。

  洒在少女的身上也本该是活泼的。

  而恺恺,好像只是将光芒背在身上,再也穿不透她那颗凝固的心一般。

  她很客气的对我说:“听闻去年我父亲要杀你,今日特意代父向你陪个不是。他已西去,做孩儿的,只愿多替他消些罪业。”

  她的眼睑低垂,怯生看我一眼。

  我伴着她在长街上缓缓走着,步子在默默数着每一块的地砖。有一只鸽子从眼前飞过,白羽也镀上了一层鲜艳。

  我亦轻轻说道:“县主放宽心吧。现在不都过来了,活在当下才好。虽说曾经很是计较,只是如今有了这结果,也觉得心中不适。到底,还是希望没有杀伐的吧~”

  她笑了:“他们总是争个没完。”

  “喔,对了。”她俄然转头看向我。

  “前些日子不小心听见了阿爷阿娘的谈话,提到了你们凡家。”

  我眉头挑起,眉尾下压,充满疑惑。

  “我这才知道,当时咱们这乾周国,开国的五家元老,还有你们凡家。”

  我樱口圆张:“啊?”

  恺恺又点点头:“没错的。这五家按当初的长幼次序,分别是皇李,白家,原右相孟家,左相李家,你们凡家。”

  随即她讥笑一声:“现如今,这五家生死之交,真是星落云散啊。倒也都是祖父一辈的事了,如今唯一历经过开国之役的,仅剩左相一人。”

  我问到:“白家目前在朝中担任何职?我怎么从未听过。”

  恺恺答:“这是他们弟兄五个当中,唯一的女流,也是二姐,名讳为白宪昭。”

  随即一段故事,从恺恺口中款款流出:

  三十五年前,女相乱政。

  曾经五人共谋天下,得胜后,守前约,由大哥即位,荣登大宝。

  二姐位临女相。于外,上朝听政,参权议事。于内,总领一切后宫事务,皇后之权亦落于她手。

  太祖皇帝临位三载,病疴缠身。于是那女相便借此之机,挟势弄权。且又与当时的骠骑大将军沆瀣一气,一时兵权在手,权倾朝野。呼群结党,图谋篡位之事。

  其中过程不祥。

  许是上天不助,结果是莫名其妙的败了。而后太子殿下登基,便是如今的太上皇了。

  可这一国之律法,倒无夷女子三族的条律与先例。

  这女相又行事不检,据传与三四个不同的男子,各有私生子女。经一番调查,处死了其后辈中,年纪较大的,已成气候的。至于其他的,便不得而知了。

  自此朝中,再无女相。御前略沾着政事的女尚书,也是许久未立。

  说到此处,李凯凯看了看我道:“如今你这个小书女,算是最贴近前朝的女官了。不知圣人为何让你担任此敏感之职,到底是坏事还是好事,尚难定论。”

  我嘟起嘴:“只不过能看见折子罢了,侍书而已。”

  她盯着我的制服:“你的绿色袍服呢?”

  我淡淡答:“只在伺候上朝的时候穿。平素在书房,只着与内人一样的红白色衫裙。袍服太过正式,原也是苏姑姑不叫多穿的。”

  恺恺笑道:“你们有这个意识就好。”

  我问道:“县主可知我们凡家,缘何衰落的?”

  恺恺讪讪道:“直呼我名字便好。我素不爱听人闲话,父母亲所聊的,我也只是路过听去了几句。好似是凡大人官位于大理寺少卿之时,年轻气盛,办错了什么案子,又在太上皇面前出了什么犯上之言吧。”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

  宫门就在眼前,李恺恺叹了一口气,从包袱里取出一本画册来递于我道:“除了我的一些旧用品,旧书本,王府被抄的一块布都不剩。今早被赶出来之时,才在书摞里发现了这本画册。女相的故事,还是我方才在马车上看了几眼。”

  她笑道:“这里头,我略略瞄了瞄,还有你凡家之人呢。权当是我的赔礼之物,如今……旁的也送不起了。”

  我赶紧把画册往怀里一贴,安慰她道:“恺恺的礼物很是贵重,喜欢极了。”

  她与我对视一笑,点点头,再与我挥挥手,做了再见。

  我目送着她的背影,这个一瞬间失去所有世俗光芒的姑娘,正是因为她的那一份不羁,才得以坚强的吧。

  我迫不及待的翻开了画册,而画着的,刚好是开国前五年的历史。

  极厚的牛皮纸上,画作精细艳丽,人物活脱,好像下一秒就从纸上跃起,向我盈盈走来。

  我看见了那女相,神态强势,气质贵重,仪态万千。好似其他人都成了这主角人物的陪衬。

  我找了找,找到了那五兄弟同框的画页,有一个眼睛最大,气宇轩昂的,该是我凡家人了吧。

  我一边看的津津有味,一边回到了月池院。

  见姑姑刚从阿秋房里出来,正经过游廊回上房,手里还把玩着一把折扇。

  迫不及待分享的心情,使我雀跃跑了过去:“姑姑快看,好绝伦的画技,快帮我找找,哪个是爷爷和阿爹。”

  姑姑接过册子,翻看了几张。我还等待着她有一个喜悦的反应之时,却见她平静的神色俄然震怒,双目圆睁,脸色已然是青一阵红一阵,切齿间双目已窜出火来……

  从没见过姑姑这么生气。

  我讶异,刚倒吸了半口气,后脑勺便挨了重重的一巴掌!不,不是巴掌打的,是折扇柄抽的!

  我登时眼前一黑,接着金星闪闪,天旋地转。

  第一时间捂着后脑勺,往下蹲去,以求找个安稳的姿势。可实在是太晕了,我跌坐在地,手臂包住自己的头,难受的我前俯后仰,双腿蜷缩,门牙紧合,不知东南西北。

  与此同时,耳边爆发了姑姑的怒斥:“孽障!你是何意思?”

  我哪里说的出话,后脑勺好像裂开了一般!待稍微减低了一丝晕厥,剧痛继续复苏,持续袭来。

  从头骨到头皮,连带着经络血管,可怖的痛楚四散开去。泪水当即决堤,又伴随着对这一切未知的恐怖,使我只能挤出小声的嘤嘤哭声。

  阿秋跑过来揽着我:“姑姑,不好打头的,要打就打别处吧。”

  她又去拿被姑姑摔在地上的画册,翻看着说道:“这是什么啊?怎么把姑姑气成这样。”

  可不知怎地,阿秋略略看了,也恼了,训我道:“如今所有女官,你自知姑姑位置最高。又拿这几十年前乱政女相的东西呈给姑姑,你可是含射姑姑也有篡权夺位之意?!”

  我依旧是头晕到眼睛只能半睁,而阿秋气势汹汹,掀着我,又往我大腿上扇了几巴掌。边打边骂:“如此大不敬!”

  全家都要打我,我彻底无助了。

  我一手撑着地,往远处退了一步,想唤冬休来救我。

  姑姑用扇子指着我:“你说!是何缘由?说不好,我今日便打死你。”

  游廊的栏杆有着好几道影子,不时还会旋转晃动,我的双眼涌着泪水,看什么都是一片模糊,一片白茫。强敛着自己,寻到姑姑的影子,微微抬头之际,泪珠又划过鼻子,强吐出一行话:“我什么都不知道,这是李恺恺给我的。她说……说,这上面有凡家人。”

  话到此处,无边委屈,直哭的什么都看不清了。

  姑姑后悔了。

  她赶紧蹲下来拥我入怀,轻轻抚着我的后脑勺,柔声哄着:“是姑姑误会了。菟儿乖,疼坏了吧?咳,你怎么那么会戳人心窝子呢。”

  然后掬着我的腋下,把我抱了起来,揽入了屋里。用帕子湿了几番,来回给我擦着脸和手。

  我惊魂未定,心伤犹在,有些轻轻发抖。

  又闻阿秋小声惊呼:“呀,肿起来一个大包!”

  我听见,更难过了。

  姑姑马上散开我的头发,趴在桌上,点灯来检查。

  那块地方,只要轻轻的碰触,就会连带着脑仁儿,一起疼。疼极了我便一番颤抖,呼喊不出口,就连说话的声波,也会把我震的头晕。

  着女医过来,开了些安神的汤药,还有些消炎的药膏。只说道,虽没有破皮出血,但鼓起的包,半个鸡蛋那么大,有些惊人。且因伤在脑后,尚需观察,不宜过早进行活血化瘀疗法。

  我从姑姑与女医的交谈声中,听出了她潜藏的害怕和无措。

  可我顾不上其他,太阳穴一阵热辣,跟着胃部翻涌,哇的一声便将方才喝的茶水吐了出来。

  女医听了脉说道:“小书女只是太过头晕,脉象倒无大碍。”

  ……

  这一夜,我虽静默着。但待遇好像是个三岁孩子,被喂着吃,哄着睡,还免了每日的书法作业。躺在姑姑的床上,被按摩太阳穴使我舒缓,闻薄荷香使我醒脑。

  床边还围着两个宫女守夜,生怕我夜半犯了脑疾,一命呜呼连个抢救的机会也无。

  不由分说的过激惩罚和无微不至的补偿安慰,成了姑姑在我心中最新的标签。她在“我”,这个她认为可以控制的角色面前,渐趋真实——极致而又独断专行。

  曾经第一印象的恬淡与和蔼感,只是因为那时候还不熟吗?

  所以,是不是“亲生的”,都这样?

  我自我安慰到。